will...

+基督山島+:

仙剑奇侠传

赵灵儿:hiyosakura

photo:35Ryo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若是无缘,何须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最喜欢的古风作品没有之一

莱汀Rei:

全职高手账号卡。兴欣全员。

大图,手机党流量不要点.....

这还只是个预告

phx 死鱼&夜海


ps:

p1-p4正片,想写的话和cn表都在p5-p7

p8合影,p9的gif不晓得转不转的起来。转不起来可以去微博看.

http://weibo.com/tellmeyou

置顶



思覺失調:

虽然说像慢慢上色,可是我想画新图啊……

于是火速简洁地上了个色,再次对上色深深绝望……

只是头部的话还能救一下……好后悔把鲁鲁子画成背面了……


完美世界的彼方[PSYCHO-PASS同人]——19

冰之境界:

#19 二重螺旋


“你对肖邦的钢琴曲怎么看?”


耳边,槙岛轻盈的声音响起,狡啮斜着目光瞥去,几乎没看到那两片柔软的唇有所动作。他们现在正坐在音乐会看台最中间的位子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个位子的票价都应该比人类的肾脏值钱。虽然他不晓得槙岛是什么时候买的票,不过以槙岛的财力,区区两张音乐会门票,自然是难不倒他。


“钢琴曲就是钢琴曲啊,有什么怎么看的。”


“呵呵……”


听到这声意味深长的笑,狡啮觉得自己绝对是被嘲笑了,心里顿时不爽起来。


“我不像你这么有艺术细胞,还去女子学校假扮过美术老师。”


“没想到你意外的记仇啊!小肚鸡肠的男人可不会受欢迎的。”


“我要那么受欢迎有什么用。”


“嘛……呐……”


台上,长谷川晴正在陶醉地演奏着肖邦的《葬礼进行曲》,也就是后来作为《降b小调第二钢琴奏鸣曲》第三章而广为人知的曲子。


台下,和槙岛不同,狡啮与其说是全神贯注在欣赏演奏,不过说是全神贯注在寻找长谷川晴本人的疑点。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什么异常。”


一边说他一边看了一眼在黑暗中散发出微弱光亮的表盘——两个小时的音乐会已经进行一多半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站在警察的立场上来看,毋庸置疑这是件好事,然而,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才奇怪!


如果只是普通的钢琴音乐会,为什么会有人在听完之后自杀呢?


自杀……看似是一种逃避的解脱方式,是无能的表现,然而并非全天下每个想死的人都能自杀得了——


自杀,是需要勇气的。


在狡啮看来,倘若犯人是使用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犯案手法来制造自杀假象的话,那么这些自杀者之间应该有所关联,或者理应留下与犯案相关的标志性物体,并且,如此大费周章,若是无差别杀人就有些说不通了,然而关于这方面的推论却找不到任何证据。


那么,最大的可能性果然还是这些人在听完长谷川晴的音乐会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不论是被诱导还是被胁迫,总之一定有意外状况出现才对,然后,他们在自愿或被迫的情况下,自杀了。


如此说来,只要将这场音乐会从头到尾听完,他理应找得出答案。


可是……为什么呢?心脏像是被纤细却结实的钢琴线一圈圈缠紧,愈发忐忑不安。


身体对于不祥之兆的感知系统,犹如蛰伏的猛兽突然苏醒,在胸腔里横冲直撞。


“这个长谷川晴……很有才能。”


就在狡啮飞快思考之际,槙岛轻声说了一句和事件毫不相干的话。


“才能是指……?”


“他的手,拥有释放音乐本身的力量,听他弹琴的话,会不自觉地被吸引进一个不属于现实的空间里,在那里,只有音乐,人们只会感知到他希望人们去感知的东西,就像程序员设计一款软件,用户所能体验的,只是程序员希望用户体验的功能……这,夸张一点来说是一种诱导和操纵的能力,对钢琴家而言,可是不可多得的才能。不是依靠努力或者后天培养,这是……会令人嫉妒到发疯的,与生俱来的天赋。”


哪怕会场上光线昏暗,可狡啮还是很清晰地看到了槙岛的侧脸,是由微笑的线条勾画而成的。


“很少见你这么夸奖人啊!”


脱口而出,他没意识到自己在说这句话时,看上去就像一个被女朋友劈腿而吃醋的男人。


“这不是夸奖,只是普通的陈述。”


槙岛说着扭头看向狡啮。没受到灯光眷顾的观众席,很暗,暗到无论对身边的人做什么,都不会被其他碍事的家伙打扰。与水样的透明笑容浮起的时间只有一秒钟的间隔,槙岛伸手捏住了狡啮的下巴。


没清理干净的胡茬的触感,细微的,硬硬的,扎得指肚有点疼,还有点痒。


“你在抓贼和杀人方面也拥有令人嫉妒到发疯的,与生俱来的天赋……”


呼着温热气息的唇缓慢地靠近,狡啮感到自己的心脏才真是发疯一般狂跳不止。


扑通扑通!以他人无法触碰的身体内部为鼓面,用力敲击着。


看似贴在一起的唇,其实之间空出了一道肉眼很难确认的缝隙,这缝隙,就像槙岛和狡啮两人之间的距离——近,抑或是,远,又有谁说得清呢!


血脉在叫嚣——


身体仿佛塞进了无数头奔突的野牛,锋利的犄角顶破内脏,坚硬的蹄子刨碎血肉——狡啮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一阵淡雅的,好似清晨露水的清香味道张开双臂拥住了他,他知道,这是属于槙岛的香水般的体味。


诱惑、危险、致命……


拳头攥了起来——冲动的本能与压抑的理性如同太极两端,展开激烈交锋。


流动的时间,卡在了这一帧上。


《葬礼进行曲》仍旧在偌大的音乐厅里翩然起舞,然而任凭钢琴声再响亮再动听,也怎么都灌不进狡啮的耳朵。


半晌,抿起一丝略带遗憾的笑,槙岛觉得自己对狡啮的戏弄最好到此为止。虽然他真的很想就这样吻下去,可是他主动献吻这种事,之前在酒吧时似乎有过一次,即便那次从目的性上来说只是单纯地喂一口酒,以及表演给其他人看。


如果,他和狡啮真的还有再次接吻的机会,那么从他的立场出发,他希望,自己是被吻的那个。


看似无关紧要的拘泥,对他而言却是一个决不妥协的坚持。


顽固……被说成这样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散发出甘甜气息的唇,开始了移动,一点点,与狡啮的脸拉开了距离,就在这时——


“唔!”


一股带着冲击性的热量袭击嘴唇,槙岛金瞳圆瞪。


心脏,仿佛被留着长指甲的指尖捅了一下子,这种感觉,比吃到大量芥末还要刺激。


狡啮慎也,这个男人,吻了他——竟然主动吻了他!


人生中似乎再没什么比这更令他感到惊讶和不可思议的了,一瞬间,槙岛的思考像绷断的琴弦,一根接着一根,大脑陷入瘫痪。


眼睛……不知不觉闭了起来。


对面的狡啮,也是一样,与黑暗几乎融为一体的那张脸,享受着不被打扰的平静。


结果,本能与理性的交锋,出乎自己的意料,败北的竟然是理性。虽然狡啮不认为自己是个多成熟稳重的大人,但也不认为自己会被情欲的本能冲昏头脑。


看来,是他太高估自己了。


之所以会忍不住吻槙岛,是因为槙岛的表情——那种希望被他亲吻的表情,深深的,击碎了理性最后的防线。


为什么槙岛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抵抗不住诱惑去品尝这颗禁果,他也不想再去深究。


大脑怎么思考都得不出答案的事,就交给身体来决定。


于是,他行动了。


槙岛的唇,是甜的;顽皮的舌尖以轻柔的力量撬开柔软的上唇,藏在其中的牙齿,也是甜的;试探了几次终于捕获到那根喜欢玩捉迷藏的舌头,比棉花糖还要弹性十足的厚厚的舌肉,也是甜的。


身体,在发热。


像浸泡在倒满了蜂蜜的温泉池里,热的紧紧贴在一起的唇,都流汗了。


不是因为空调的暖风,不是因为会场的人潮……原因,不言而喻。


果然黑暗会勾起人类原始的欲求,是滋生罪恶的温床,是一切错误的源头……但是,狡啮觉得他有必要感谢黑暗——以夺走视野的方式帮他看清了自己的真心。


槙岛圣护……我……对你……


“那么接下来……”


突然,唰地一下,会场亮起灯光,狡啮和槙岛几乎是在视野变亮的瞬间放开了彼此。


“真是的,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咂咂嘴,狡啮揉起头发,好不容易打理好的“刺猬头”被他揉成了马蜂窝。


“怎么,如果会场一直这么黑,你难道还打算继续下去?”


槙岛斜眼睥睨狡啮,用指尖轻轻摸了下嘴唇——好烫,还是湿漉漉的。


这大概是他有生以来最为狼狈的一次,比半年前被杀死时还要狼狈……看来,这个男人果真是他的克星。


复杂到用语言无法解释的笑装饰了槙岛的唇角,上面还有些晶莹的液体没有干。


“继续下去……那可就危险了。”


狡啮说着,不由得用手抓住自己的左胸,里面砰砰直跳的心脏就像不听话的小鬼头根本不是以人为的力量控制得了的。


真是好险……


虽然意犹未尽,不过他也不得不庆幸这束灯光的介入,否则他可能真的会做出出格的举动。


无论怎么想,那种事都不该发生在音乐会上,特别是在重大嫌疑犯面前。


“后悔了么?后悔主动吻我……”


槙岛平和的声音叫人分辨不出隐藏在其中的真实意图,狡啮不禁“哈”了一声。


“我要是后悔,当初还不如不做。”


这回答十分果决,而对此,槙岛则什么都没说。仰起头靠在舒适的椅背上,过长的银白色刘海微微遮住了两颗宝石般的金瞳,即便如此,两片向上弯成弧线的唇,也明明白白传达了他的满足。


这样就可以了……


明确得出的结论里,有一条是,狡啮和他的关系产生了变化。至于这变化将会使他们二人的命运拧成多么畸形的螺旋,他毫不在乎。


始终扮演着宗教画像里预言者的角色,这样的他只有在刚刚,才真正作为一个人类,享受了人类的快乐。


一直以来,纯白世界中都只有他一个人,或许在其他人看来那里是天堂,但于他而言,却与地狱无异。


所以结束吧……我的孤独……用你的双手为我结束吧,狡啮慎也。


扭头瞥向坐在身边的人,闪烁着星光的眼睛里映出了狡啮的侧脸——狡啮也在看他,眼神既不够深情脸颊也没有变红,太过平淡的反应令他无声叹了口气。


“你这种比牧师还严肃的脸会让我觉得自己的魅力下降了。”


“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出这家伙的问题,其他的以后再说。”


“以后么……”


不知为何露出愉悦表情的槙岛,扬起下巴朝台上看去。


就在这时,灯灭了!


“开始了呢……”


“什么东西?”


“《二重螺旋》……长谷川晴的自创曲。”


“二重螺旋?好奇怪的名字啊!”


“据说是从基因图谱找到的灵感,至于为什么会是基因,或许听完之后就能明白了。”


“是啊……”


深吸一口气,屏息凝神,这是长谷川晴整场音乐会的最后一首曲目,狡啮想如果自己的直觉无误,那么这首曲子将会是解开连续自杀之谜的关键。


台下,安静的像墓地。

台上,稳稳坐在漆黑的三角钢琴前,长谷川晴轻抚琴键的手动了起来。


三月は夜の底:

>>>烟与花。

半次元 微博

【叶乐】

【私设留学生paro!】

【慎入!】

【慎入!】

【慎入!】


叶修 好和

张佳乐 舍利

PHX Tony


Boston马拉松片

纪念那天乐乐丢的手机和钱包以及我摔破的裤子。

74qising:

【巴卫part1】果然还是喜欢这张(づ ̄3 ̄)づ╭❤~

Ayasei-Cosplay:

Date: 26 Oct 2013

 

Erwin - Ayasei / Levi - 小迪 

Photo by Zue / Helpers by Yue , Hyako , 鈴 , 崩崩 

(Special Thanks - Yue)

Titan's hand by Hyako

 

這次超快出正片的w 雖然拍攝過程中遇上很大阻滯,

所以比預期拍得少....我很努力爆腦洞最後趕拍完, 並在天全黑前下山。

 

因為那個阻滯已消耗了我80%的hp...之後拍照時我已完全不知自己的臉怎麼樣了w

考慮時間之餘已無力管其他, 很感謝大家一起上山呢...片子出來了////

 

因為我是出團長, 所以用團長視角。

星月starry:

厩户丰聪耳王子CN:星月(别问我为什么写了全名。。。我也是随机的..

photo:妖夜姬

后期:星月

其他图:http://xystarry.lofter.com/post/2f2e4e_dec171